中心新闻
中心理事长王新奎等委员:用全球价值链思维审视开放发展新战略
时间:2016-03-11    来源: 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协同创新中心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十三五”时期,要深化改革开放,构建发展新体制。发展根本上要靠改革开放。“十三五”规划在描述未来五年发展蓝图时,也把开放发展作为引领我国未来发展的“五大发展理念”之一,并鲜明地提出,必须顺应我国经济深度融入世界经济的趋势,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发展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

  正在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毫无疑问,开放发展已经成为一个焦点话题,政协委员们集思广益、献计献策。

  提高对外开放的质量和发展的内外联动性

  我国全方位开放型经济新格局、新体系如何加速形成?习近平总书记最近指出,“现在的问题不是要不要对外开放,而是如何提高对外开放的质量和发展的内外联动性”。

  协同创新中心理事长、全国政协常委、上海市政府参事室主任王新奎日前在全国政协分组讨论会上发言时指出,“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有关构建全方位开放新格局的表述,与“十二五”规划相比有很大变化,这是我国对外开放在经济全球化新趋势背景下作出的及时反应。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经济全球化发展的新趋势是全球价值链的兴起。如果以微笑曲线描述全球价值链,底部是制造,高端的一头是设计研发,另一头是服务和分销。当前全球价值链高端发展的基本特点是知识投入等迅速增加,以数字产品跨境交付为主要载体的服务贸易变得越来越重要。而GDP统计方式很难计入知识投入,海关统计也很难计入服务贸易,特别是数字跨境交付的服务贸易,所以这种趋势对我们的决策能力带来很大挑战,要引起高度重视。

  “我们必须以全球价值链的思维,全面审视我国全方位开放的新战略。”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刘志彪指出,在“一带一路”战略提出来之前,我国开放型经济发展的空间指向特征主要是向东开放,发展的内外联动性主要表现为加入以美国为主导的发达国家的全球价值链。十八届三中全会报告提出了我国最重要的空间开放特征,就是要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海上丝绸之路的建设。沿“一带一路”的开放,是构成我国全方位开放新格局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它强调的是向西南方向的开放,是提升开放质量、增加发展的内外联动性的又一重大举措,是建设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系中的一种全新的空间开放观,是开放视野、角度和区域的新跃迁、大转变。

  刘志彪指出,我们应该冷静地、清晰地看到,向西南开放与向东开放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战略,它们之间存在着十分显著和极其重要的差别。深刻认识这些差别是我们设计未来全方位、高质量开放战略目标、步骤、措施的前提。

  “向东开放的基础,依靠的是我国低廉的要素成本尤其是劳动力的比较优势。向西南开放,我国依靠的是在过去三十多年的开放中积累起来的、具有重要竞争优势的丰富产能,是其背后隐藏着的巨大的资本输出能力。”刘志彪表示,与向东开放加入美欧日为主导的全球价值链根本不同的是,向西南方向开放的“一带一路”战略,建立的是以我为主的全球价值链。在这条全球价值链上,中国将处于龙头、高端、“链主”或发包者的地位,它背靠的是中国巨大的内需市场、丰富的产能以及巨额的资本形成能力,从事的主要是技术研发、产品设计、市场营销、网络品牌、物流金融等非实体性高端服务业活动。因此,这条崭新的全球价值链是中国高水平全方位开放的新空间、新纽带和新载体,是中国经济增长实现中高速、产业发展迈上中高端的基础。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表示,我国既定的对外开放方针政策不能改变、不能动摇。但是要强调的是,未来必须提高对外开放的水平和质量,要参与国际分工,改善资源配置,提高效率,调整产业结构和进出口结构。过去我国主要靠劳动密集型产业支撑外贸发展,以后我国要转向资本密集型、技术密集型、知识密集型产业。此外,要更加注重引进外资的质量。还要提升企业“走出去”的质量。而对内开放就是要建立统一大市场,打破地方格局,让市场要素在全国乃至全球范围合理配置。

  沿“一带一路”战略构建以我为主的全球价值链

  刘志彪说,从中短期看,中国必须实现加入WTO后的第二次开放,重新调整和适应新规则下的全球价值链(GVC)竞争游戏;从长期来看,则要随着中国在世界的崛起,千方百计地构建以我为主导的GVC,提高我们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话语权,建立世界经济新秩序。

  刘志彪进一步分析,第二次开放的主要目标,是要把适应WTO规则转变为适应TPP规则。一方面,要以更大规模和程度的自我主动开放,争取在若干自贸区模拟TPP的自由贸易条件和环境。为此建议进一步深化现有自贸区中政府负面清单管理改革,实行类似于TPP的开放政策。要加快推进多元化双边自贸区步伐,尽快完成并实施中国-东盟自贸区升级版,加快中澳、中韩自贸区建设,积极推动中欧自贸区建设。此外,我国在“一带一路”战略实施过程中,将双边自贸区作为一项重要内容加快建设,主导形成一些国际经贸新规则,扩大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另一方面,要通过与更多的国家进行双边谈判,打破TPP对中国的封闭。

  “‘十三五’期间,我国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的重点,是要重构由我主导的新的GVC。这个条件现在已经基本具备:一是我国市场规模巨大;二是我国提出了成为创新驱动的国家,这不可能建立在为美国打工的GVC之上;三是我国人民币国际地位的上升;四是对外改革倒逼对内开放。”刘志彪对此提出三点建议:第一,要沿“一带一路”战略来构建由我主导的GVC,“一带一路”战略实施的核心,是构建中国与这些相关国家的GVC。“一带一路”战略的本质是开放而非地理规划,关键是要沿带与路构建GVC。第二,要把“一带一路”战略与长江经济带开发战略结合起来,构建由我主导的开放的国内价值链。第三,构建由我主导的GVC,要重点进行经济全球化的四大要素建设:一是崭新的全球化理念;二是强大的全球化企业(GVC的链主),有自己名副其实的跨国公司,能够根据投资和生产布局来形成一个合理的,由我所主导的,而且基于跨国公司内部供应链基础上的价值链,那才是“一带一路”的基础;三是平台和载体型的全球化的城市,这是吸收创新要素云集的基本载体;四是驰骋全球的全球化经营人才,这是GVC游戏中的主角。

  中小银行是服务开放型经济新格局的生力军

  发展开放型经济体系,需要构建开放型经济体制,提供政策、服务的有力支撑。“十三五”规划建议也提出要扩大金融业双向开放。

  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北京银行董事长闫冰竹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金融作为实体经济的源头活水,理应发挥不可或缺的引领与推动作用,而中小银行作为中国金融生态中最具活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更应该在开放型经济新格局中贡献自己的独特力量。

  闫冰竹指出,在国家力推、政策驱动之下,开放型经济新格局为企业“走出去”注入了滚滚动能。目前,大型商业银行和政策性银行在服务开放型经济新格局的进程中已经“先声夺人”。中小银行也理应与国家战略保持高度一致,在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提供金融支持与保障方面,以更加多样化、差异化的方式参与其中,并为自身发展赢得新的增长空间。

  对此,闫冰竹建议从七大战略构想助力中小银行服务开放型经济新格局:一是要提升跨境经营能力和跨区域支持能力。二是在产品和服务上要加快创新步伐。在开放型格局大框架下,企业“走出去”和外贸产业发展必将呈现一些新特点,中小银行需要基于这些特点快速开展产品和服务的创新。三是在布局上要加速搭建服务网络。一方面,沿“一带一路”构筑金融大动脉,建设与其重合的境内外经营网络布局,形成强大的联动服务,有效填补“一带一路”沿线金融服务空白。另一方面,围绕京津冀一体化、长江经济带以及自贸区加速布局。四是中小银行应该发挥自身的“差异化”特色经营优势,与客户形成良性互动。五是要与政府机构、金融平台积极联动。六是要打造适应开放型经济格局的人才队伍。七是要多措并举进行全面风险防范。

  (来源:中国经济新闻网)

【相关信息】
Copyright 2008上海财经大学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 备案号05052068
地址:上海市国定路777号 邮编:200433 总机:65904057 E-mail:wxb@mail.shufe.edu.cn 技术支持:上海时光基业软件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