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
章玉贵:TPP黄了?亚太自贸区旧题觅新解
时间:2016-11-25    来源: 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协同创新中心

在国家利益面前,任何有个性的美国总统都会自觉或不自觉地进行自我调整。因此,旨在促进贸易便利化和最大限度节约交易成本的亚太自由贸易区建设,本质上是包括中美在内的核心大国无法回避的共性命题。

在特朗普日前发出其将在就职首日即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信号之后,包括日本、新加坡等在内的TPP成员国异常担心这份耗时10年、离最终胜利只剩1公里的宏大贸易协议的命运。忧心忡忡的日本首相安倍哀叹道,如果美国真的退出,TPP就没有了意义。舆论普遍认为,倘若特朗普入主白宫之后兑现诺言,则全球贸易格局将因为这项覆盖全球40%经济产出的协定流产而面临重新洗牌。

特朗普的这则声明甚至使得刚刚在秘鲁首都利马落幕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 )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成果黯然失色。因为在与会各国的努力下,各国经济体领导人一致承诺将抵抗贸易保护主义,重申坚持开放的自由贸易体系。确认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一同作为亚太地区实现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的基础。APEC领袖们认为TPP和RCEP都是通向亚太地区更广泛的FT A协议的可行之路,希望TPP和RCEP保持公开、透明、包容,实现相互融合。基于此,各国领导人表示要共同推进亚太自贸区建设,到2020年实现亚太地区贸易自由化。

而为了展现推动亚太自贸区建设的决心,各经济体领导人批准了APEC部长会议提交的《亚太自贸区集体战略研究报告》和相关政策建议。其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是《亚太自贸区集体战略研究报告》的获得批准,意味着各国准备采取实际行动来落实亚太自贸区建设的相关路线图。

如今,即将上台的特朗普有可能采取与奥巴马政府不同的对外经济政策,有可能给美国经济政策走向乃至全球经济投下新的不确定性。但是,姑且不论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在其入主白宫之后究竟会祭出怎样的内外政策,也不论特朗普会否在上任第一天真的就让TPP流产,即便美国的对外经济政策在特朗普时代真的发生重大转变,也不代表美国执政集团真的会放弃美国的根本利益。因为先前几乎没有从政经验的特朗普尽管可以在竞选期间乃至作为候任总统时发表极具个性特色的政策主张,但特朗普非常明白,一旦坐上美国总统这个位置之后,是绝不能口无遮拦,为所欲为的。

作为全球既有经济贸易体系的重要担保人,作为这个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总统,他的政府出台的一系列对外政策首先必须服务于美国的国家利益。正如奥巴马刚刚入主白宫之后大骂华尔街金融资本家无耻,但不久之后便与其保持某种默契一样,任何一位总统的政策主张都不会是一成不变的。因此,那种认为特朗普执政之后美国在贸易领域将全面收缩甚至将重塑全球贸易体系的主导权拱手让给中国的想法,不仅是幼稚的而且是非理性和危险的。因此,所谓T PP可能搁置,中国抢走美国话语权,甚至“亚太地区的贸易规则今后将由中国制定”的说法,估计经不起实践检验。对此,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亦在上周五(18日)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贸易规则应当由有关各方通过平等协商共同确定,不应由一两家说了算,“不管是RCEP还是FTAAP都不由中国主导。”

其实,这个世界上本就没有所谓的自由贸易,自由贸易从来都是服务于国家利益的。尤其是对处于国际分工顶层地位的国家或者国家集团而言,更是如此。熟悉世界经济史的人都知道,工业革命以来,以美欧为代表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打着自由贸易旗号攫取的财富实在难以统计。包括日本和澳大利亚在内的西方国家为何如此担心中国会主导全球贸易规则的制定,一个重要原因是:在这个目前依然由西方工业和金融强国主导的国际经贸棋局中,过去一向处于边缘地位的中国如今已成为全球贸易的绝对主角,这显然是中国的主要贸易伙伴们一下子难以适应的,至于新加坡这样高度依赖贸易的小型经济体更是如此。尤其在经济处于相对低迷、西方政经领袖们极为关注的本国就业形势未有根本改观的情势下,美欧和日本需要的是在巩固国内市场的同时,最好还能扩大对中国的出口。

于是,世人发现,最近几年,向来倡导自由贸易主义的老牌经济与贸易强国,纷纷针对中国掀起了新一轮贸易与投资保护主义浪潮。而早先由美日力推的TPP,即是在常规项目下的贸易竞争中未能获得相较于中国领先优势的美国和日本,试图切割中国贸易核心价值链,迫使中国第二次“入世”,乃至从战略上围堵中国经济进而掀起新一轮全球财富大转移的战略性安排。

只是,无论是奥巴马政府还是安倍政权,其实都犯了块状思维的错误。美日等国越来越发现,中国早已不是经济菜鸟,而是在构建区域贸易一体化乃至搭建全球性公共产品方面有着系统性主张与广泛动员力的大国。他们根本没有能力在中国面前修建永久隔离墙。或许,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早已看到了这种趋势,因而主张废除这种以邻为壑的贸易协定,转而寻求一种更能整固美国国家利益的双边贸易安排。但是,当特朗普真正开启执政周期之后,估计会发现,双边贸易协定与多边贸易协定其实是并行不悖的,自由贸易尽管往往服务于国家利益,但旨在促进贸易便利化和最大限度节约交易成本的自由贸易区建设,却是区域和全球都无法回避的共性命题。

如今,亚太经合组织21个经济体的经济规模占全球经济规模的57%,域内云集了全球最具活力的经济体,如果能在合作框架下致力于推动亚太自贸区建设,将有可能形成产生相当积极的内外部效应。

凡有远见的中美领导人,都不应该寻求在全球范围内的投资与贸易体系对抗,因为中美复杂且紧密的经贸联系,始终是两国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重要基石。亚太自贸区建设注定不会一帆风顺,但趋势同样不可阻挡。 

(来源: 南方都市报,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金融贸易学院院长、经济学教授章玉贵)

【相关信息】
Copyright 2008上海财经大学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 备案号05052068
地址:上海市国定路777号 邮编:200433 总机:65904057 E-mail:wxb@mail.shufe.edu.cn 技术支持:上海时光基业软件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