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余淼杰:中国企业走出去:现状、机遇与挑战
时间:2015-05-16    来源: 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协同创新中心

  5月15日至16日,由上海财经大学国际工商管理学院、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协同创新中心、中国金融信息中心、上海陆家嘴管委会、海银财富联合主办,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清华大学国际经济研究中心协办的“中国自由贸易区与开放新阶段”高峰论坛在中国金融信息中心举办,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余淼杰出席并演讲。主题:中国企业走出去:现状、机遇与挑战。

余淼杰:

  (以下为文字实录整理稿,文字未经演讲者审阅)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朋友,下午好!非常荣幸有机会到这里参加这个会议。我这里要讲的是中国企业走出去。早上张军教授也讲到,如果上海自贸区试验区一个重点是投资方面,所谓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好象很少人讲这一块,所以我就讲这一块。中国企业走出去现状、动机和挑战。分三块,一个是现状,一个是讲为什么走出去,第三个现在所得到的启示,面临的挑战和对策。

  如果看中国的对外直接投资,在2013年的时候流量已经达到1000亿美元。这是什么概念呢?大概相当于今天阿根廷的GDP,所以还是比较大。如果你看一个比重的话,它是占全球对外投资流量的7.6%。7.6%可以说大也可以说小,因为对比2001年中国加入WTO的时候,中国的出口只有占全球的3%,因此7.6%是不小的数字。看一下位置,流量是排在美国和日本的后面,如果大家看这个图表(现场图)的话,在2001年加入WTO的时候,基本上是呈增长态势。当我们看到这个图(现场图)的时候,再想想日本,我们中国的GDP是在2009年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但讲到GNP的时候,再经过两年才能超过日本,所以对外直接投资对我们理解GDP和GNP之间的关系也是很重要的。

  我们中国对外投资到底怎么样呢?我总结有八个特征。我们分两类,一类是绿地直接投资,一类是所谓的并购,金融类的投资。不管从流量还是存量来看,都是八二开。那投到哪儿呢?这个图(现场图)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的图,但七八年过去,没有太大的变化。首先第一个是香港,第二个开曼群岛,第三是威尔群群岛,最重要的是两个洲,一个是亚洲,一个拉丁美洲,真正投到国家去是澳大利亚,其实美国并不多。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状呢?主要是因为不同的企业对外投资有所不同。

  如果看行业分布的话,这个饼有很多块,其实有五块最大,一个是租赁和商业的服务业占了30%,第二是金融业、批发零售和制造业,所以制造业在对外投资中并不太重要。如果把金融业拿走的话,甚至可以说另外三个行业有三家分进的意味。如果把这五个加起来的话,还是80%的比例。第四,投到穷国的比较多,刚才我们说最主要是投到香港,然后是开曼群岛,香港从经济体角度来说,它是一个发达国家,因为香港是属于中国的,所以也是投到发展中国家去。

  第五点,当你看到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比重,国有企业占半壁江山,并不是说1.5万企业走出去,只占到8%,比重是55.5%。这边的话,从对外直接投资的存量也提供了一个视角,的确是民进国退。如果看中央企业和地方企业来讲,地方企业是三成,中央是七成。如果看东部省份80%,最重要的是广东、上海、江苏这几个省。

  最后一个特征是什么呢?就是覆盖国投资国的覆盖率高,如果算上经济体的话,全球差不多有233个经济体,这样的话,我们是投资了184个经济体和国家,覆盖率是80%左右。如果我们看看非洲,覆盖率更高,中国的境外企业覆盖了非洲51个国家企业。

  那企业为什么要走出去?通常可以总结为四类,第一类是所谓的市场驱动型,你这个企业之所以想走出去,或者是因为想规避贸易壁垒或者对方有很高的关税壁垒等,想跑到当地去投资,如果是这样的话,是属于水平式的对外投资,跟出口的关系当然是此消彼涨。有没有这样的例子呢?当然有,最著名的例子是80年代日本的故事,比如说美国对日本的汽车行业增收25%的关税,所以日本汽车跑到美国去建工厂。

  第二个目标,也不见得有贸易壁垒,就是想开拓市场。举个例子,就是看非洲,这个企业就是华为,华为在非洲做得怎么样?首先他们为什么要投资非洲?非洲首先是人多,但人多不一定代表市场大,非洲现在很穷,但是看好的以后的市场发展。虽然非洲的市场比较小,但非洲跟北美、欧盟签订了很多贸易协定,可以卖到欧洲和北美市场去。华为有没有到穷国去呢?也有,这个就是到了尼日利亚,是人口最多的非洲国家,华为在那里建了非洲最强的电信网络,成为最大的电信供应商,这是市场驱动型的例子。

  第二个自然资源的驱动性,最经典的是到澳大利亚去,不过今天讲的是在非洲。我给大家讲两个国家,第一个是苏丹,国内对能源的需求不用多讲,中石油对苏丹在1995年就进行投资。在中西非就是安哥拉,安哥拉的话主要是贷款换石油的协议,2002年我们提供了他40亿美元的贷款,用未来开采的石油作为偿付。

  第三个就是中国的工程建设能力全球第一,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为什么这么讲呢?中信和中铁建联合在非洲修了1780公里,当时和韩国抢标,大家可以看看实际的情况。项目的投资也是很重要的事情,我今天所要讲的东西,并不是前面三个类型的投资,而是最后一个类型的投资,这个类型的投资就是所谓成本节约型投资。

  在讲成本节约型投资之前,先讲经济学的启示,对这三类投资而言,有一个很重要的现象,当企业跑出去想做对外投资的时候,通常会建一个分销处。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分销的OFDI到2013年占了40%左右。第二点事情是说,我们发现企业的对外投资是自我选择的行为,我们现在不是说每个企业都可以走出去,你必须量力而行。我们发现高绩效的企业才能走出去进行对外投资,如果你已经走出去了,你的绩效越好,投资额也会越高。投资穷国的不一定是高绩效的企业,为什么?就是走出去的第四类,成本节约型的对外投资。经济学界有一个争论,中国到底有没有达到刘易斯拐点?我觉得重要的一点,不管有没有达到,劳动力成本上升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中国的成本优势在逐渐丧失,如果我是资本密集型企业,可能有两条路,第一条路,产业的升级,质量的提升,另外一点,所谓的把市场的规模做大,要有两个方式,一个是开放国内的市场,另外一个FTA,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自贸区。你要寻找成本的低洼地进行生产,我们认为非洲好,为什么?我们跑到非洲去看,像我们去年在埃塞俄比亚,他们非常欢迎。我觉得最主要一个是成本低,另外一个离欧美市场比较近,第三个的话,中非合作的传统。

  我们发现为什么是非洲呢?虽然没有非洲各个国家的工资,但从人均GDP当中可以看到,其实他们的工资都非常低,具体有多低?比如说在埃塞俄比亚,如果你在深圳雇一个工人两千到三千,但在那边只需要顾三餐,有一个地方住就可以了。这个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虽然他们的生产力差不多是国内的五成到七成,成本不及大陆的十分之一,这就是鲜明的比较优势。

  独特的地缘优势,比如说“一带一路”,中国的产品要卖到欧洲去,如果不走陆线的话,必须经过马六甲海峡,如果在非洲直接建厂的话,物流成本大大降低了,这对于劳动力密集型的产品特别重要。卖到美国去也降低了,问题是第三个,对很多劳动力密集型产品而言,因为有一个贸易壁垒。我们选到非洲去,我们在那个地方生产,就可以把产品卖到欧美去,因为他们有签订的协议,非洲大陆以前是殖民地,基本上免关税的,可以把产品出口到欧美去。

  现在中非的合作有什么成果呢?一方面,中国大量的产能过剩,另一方面,非洲国家的基础设施特别差,也就是挑战的一点,我们现在也帮他们建工业园。建工业园很好啊,至少可以把钢筋水泥弄出去。比如说东方工业园,在埃塞俄比亚,以前是日本人修路,现在是中国人去修路。比如说东方工业园,完全由中国赞助建的。

  为什么要舍近求远跑到非洲去,不在东南亚建呢?因为这些国家的规模太小,比如说到越南去,人口也不多,跑到老挝、柬埔寨,人口规模不大,他们对劳力的需求很多,一下子工资就会提上来。华坚为什么选择埃塞俄比亚?一个是政治环境比较好,一个基础设施好,也是在中国的帮助下建的。那有没有第二个例子呢?这个例子可能很少人知道,就是在马达加斯加投资的鹿王羊绒。他们的厂房人数是5000人。

  最后讲到挑战,有什么挑战呢?一点是市场环境,基础设施太差,怎么办呢?就是帮他们修建工业区,这种出口工业区或者国家开发区。第二个就是国别风险,这也就是为什么需要政府的原因,需要政府告诉你哪些地方可以去,哪些地方如果去的话,可以给你提供培训,就是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的结合。时间关系,我不讲太多,谢谢大家。

  (来源:陆家嘴金融网)

【相关信息】
Copyright 2008上海财经大学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 备案号05052068
地址:上海市国定路777号 邮编:200433 总机:65904057 E-mail:wxb@mail.shufe.edu.cn 技术支持:上海时光基业软件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