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杜明军:破解TPP约束 激发自贸区构建新动力
时间:2016-02-03    来源: 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协同创新中心

  推进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加快自贸区建设,打造全面开放新格局,是中央在新形势下推进改革开放的重大举措。要真正落实好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的“加快实施自贸区战略”,就要积极应对由美国主导的、将亚太地区的经济体整合为一个市场的TPP(Trans-PacificPartnershipAgreement,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深刻理解自贸区构建对TPP约束的有效对冲关系,把破解TPP挑战作为自贸区构建的新动力,为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探索新途径、积累新经验。

  依托自贸区抵消TPP导致的贸易投资转移负效应。在中国的对外经贸关系中,亚太地区的地位举足轻重,美国和东亚国家占据中国出口总额的一半以上,美、日、韩和东盟均位居中国贸易伙伴的前十位,并且中国与日、韩和东盟对美国的出口具有明显的贸易结构竞争关系。在中美、中日和中韩之间目前尚无有效双边自贸协定的背景下,以取消所有贸易关税为原则的TPP关税同盟条款会对非成员产生泾渭分明的壁垒和歧视效应,提升与中国相关的贸易投资交易成本,形成典型的贸易投资转移效应,产生负面影响。依托自贸区构建,打造走向国际、辐射全球的平台窗口功能,利用自贸区居于国内外产品和要素交汇的枢纽地位,发挥其贸易投资的便利化自由化效用,促进国际商品、资本、人才、技术等更加方便地进入国内,可以促进中国贸易投资发展提升,在一定程度上抵消TPP导致的贸易投资转移负效应。

  依托自贸区搭建TPP倒逼的改革创新平台。TPP非传统条款的高标准会构成壁垒性约束,提升国际贸易投资的被制裁风险,增大交易成本。其中,知识产权条款使得免费性专利获得成为过去,增加引进先进技术的代价,抑制模仿创新和产品升级;劳工和环境条款会成为对中国等非TPP成员实施贸易制裁的便捷“通道”或筹码;政府采购条款的无歧视原则会约束政府采购工具对国内重点产业发展的支持倾斜,甚至可能对新能源汽车等战略性新兴产业构成冲击;国有企业条款会约束公共产品供给行业之外的优惠待遇,导致大型国企占比较大的钢铁、化工、金融、物流、通信等行业面临严峻挑战。这一系列新的国际贸易投资规则变动导致改革压力陡增,试验创新的紧迫性加大。依托自贸区构建,利用自贸区居于对外扩大开放与对内深化改革的交集地位,搭建改革创新平台,可以应对TPP对开放与改革的倒逼。对外面向全球尤其是亚太地区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一步扩大开放,提升改革创新意识,对内依托自贸区推进贸易投资便利自由。通过政府功能转变、贸易投资监管模式及金融领域的改革创新,积极探索积累可复制、可推广的改革经验,在金融等核心问题上统筹安排、先行先试,有计划有步骤地研究、论证,根据条件适时推广,创造最好的制度条件。

  依托自贸区提升TPP形成的国际治理规则的博弈对价。随着TPP的参与经济体不断增多,会逐渐形成影响全球的主要商品消费市场和供给地的大自由贸易区,演化出一套由美国主导的全球经济治理新规则。依托自贸区构建,利用自贸区居于营造接轨国际的营商环境与创设引领全球规则体系的碰撞点地位,可以增加TPP形成的国际治理规则的博弈对价。一方面,依托自贸区适应后WTO时代国际贸易投资规则的新变化、新要求,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增强客户体验度。另一方面,在自贸区建设过程中,更加注重在国际规则制定中发出中国声音、注入中国元素。研究以规则为基础的全球化浪潮,尝试体现自身发展理念和切身利益、兼顾国际社会和不同经济体诉求、具有更大公约数特点的国际贸易投资规则,逐步提升参与全球治理、影响规则制定的能力。

  依托自贸区抑制TPP对中国自贸协定的冲击。美国主导的TPP力图在亚太地区的贸易投资中发挥导向作用,打造自身投资和服务业优势得以发挥的国际交易规则平台。TPP的高度贸易自由化、全面的市场开放承诺等条款对中国的发展阶段来说十分苛刻,形成直接压力,会延缓“10+3”(东盟与中日韩)与“10+6”(东盟与中日韩及澳新印)等区域贸易自由化进程,降低中国在“东亚共同体”区域合作机制中的影响力。依托自贸区构建,运用外部的双边或多边自贸协定、不同经济体间的FTA、国内FTZ三者间的互动,可以抑制TPP对中国自贸协定战略的冲击效应。对外可以通过双边或多边自贸协定谈判培育出相对宽松的贸易投资环境,规避来自发达和新兴经济体各个层面的贸易投资制裁。发挥自贸区有利于地缘经贸合作的优势,打造相对多边贸易体系的比较利益优势。充分利用邻近经济体间的自贸区(FTA)人员往来、物流便利、语言文化相近、生活习惯类似等多种有利条件,扩大邻近经济体间的经贸合作。对内可以寻求自贸园区(FTZ)的重大试验和改革突破,通过“中国制造2025”、“互联网+”等战略的配套实施,提升中国贸易投资在全球产业链“微笑曲线”中的位阶,扭转中国在全球加工制造环节中地位低端的局面,逐步化解异常艰巨的“去产能”压力。

  依托自贸区应对TPP对中国地缘政治安全空间的打压。参与TPP谈判的12个经济体基本处于中国周边,随着亚太地区许多国家因美国而动的代入感进一步强化,被排除在外的中国面临着被隔离的风险。TPP以美国在东亚地区的军事盟友为主,拟通过TPP更紧密的经贸联系,强化美国与东亚军事盟友的合作关系。另外,TPP对东亚经济联系的强化会分散东亚区域内经济融合的集中度,增加东亚经济和政治发展并轨的难度。因而,TPP将会保障美国对亚太事务主导权的掌控,限制中国在地区政治事务中的建设性作用,压缩中国的发展空间。依托自贸区构建,夯实经济实力根基,可以应对TPP对中国地缘政治安全空间的打压,增加地缘政治主动权。对外充分利用自贸协定,通过中日韩、RECP等的推进,进一步密切与其他国家的经济联系,构建命运共同体,化解外部各种掣肘因素,防范国际地缘政治格局巨变。对内通过自贸区的先行先试和改革创新,在注重追求贸易投资便利自由的基础上,扎牢贸易投资关系的打造和共赢纽带,引导经贸伙伴尤其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与中国行动一致,共同获得发展,使中国在全球经济体系、治理体系和规则体系中占据有利位置。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作者系河南省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

【相关信息】
Copyright 2008上海财经大学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 备案号05052068
地址:上海市国定路777号 邮编:200433 总机:65904057 E-mail:wxb@mail.shufe.edu.cn 技术支持:上海时光基业软件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