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
新版负面清单有进一步提升空间
时间:2015-04-24    来源: 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协同创新中心
      4月21日,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协同创新中心在上海财经大学召开“1+3”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解读会。上海自贸区深改方案首次把长江经济带的作用和“一带一路”的战略定位加以明确,成为与会专家的共识。新版负面清单与前两版相比缩小了限制范围,未来在与国际接轨方面还有进一步提升空间。
四大自贸区不是“分大饼”

  上海自贸区扩区后的深化改革开放方案于4月20日正式公布,在涵盖了5个方面的25条措施中,除了继续在投资、贸易、金融、事中事后监管方面进行制度创新,率先构建国际化、市场化、法治化的营商环境之外,上海自贸区还将在前一年半的试验基础上,增加新的内容,比如产业预警、权益保护、信息公开、科技创新、人才服务体系等。

  协同创新中心专家、上海财经大学自贸区研究院秘书长陈波表示,上海自贸区深改方案的目标更明确。“2013版的总体方案集中在贸易便利化、服务业开放等‘点’上,而深改方案涵盖了负面清单、政府职能转变、金融业制造业开放以及法律法规等,体现出上海自贸区为建设开放性的市场经济体制而探索改革的根本目的。”从碎片化的任务清单,到新体系的建立和完善,上海自贸区随着地理空间的扩大,改革的想象空间和余地也更大了。

  上海自贸区管委会政策法规室主任吴蓉则指出,“上海自贸区深改方案首次把长江经济带的作用和‘一带一路’的战略定位明确提出来,首次把自贸区和科创中心协同发展的切入点深入体现,这都是上海自贸区下一步发展的重点。

  上海自贸区深改方案是在总结前两年经验的基础上得以完善和细化的。吴蓉特别谈到,“例如单一窗口、上市登记制度的改革,这些内容都是针对上一轮自主创新中遇到的实际情况进行了调整。”

  协同创新中心首席专家、上海财经大学国际工商管理学院院长鞠建东表示,四大自贸区的出现不是“分大饼”,而是通过不同自贸区之间的竞争,带来不同的制度创新。吴蓉也赞同这一说法,他表示,上海自贸区会密切跟踪研究其他3个自贸区的创新推进情况,借鉴吸收其创新内容。“中国经济发展的强大生命力来自于各地追赶和碰撞。

  上海自贸区将继续在推进投资贸易便利化、货币兑换自由、监管高效便捷以及法治环境规范等方面担当“领头羊”。对比总体方案和深改方案发现,上海自贸区深改方案单独列出了“加强社会信用体系应用”,要求在市场监管、城市管理、社会治理、公共服务、产业促进等方面,扩大信用信息和信用产品应用,强化政府信用信息公开,探索建立采信第三方信用产品和服务的制度安排。

      金融开放方案值得期待

  上海自贸区深改方案还提出,将加大金融创新开放力度,加强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联动。但具体方案并未公布,要等到人民银行会同有关部门和上海市人民政府另行报批。

  协同创新中心首席专家、上海财经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主任丁剑平指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具体方案是上海自贸区深改的关键看点。

  他谈道,“目前境内外的利率差距依然很大,近期央行的存款准备金率刚刚下调,利率也有过下调,正是为了缩小境内外融资成本的差异。如果海外融资成本很低的话,中国一旦开放,就可以出现企业都到海外去融资的现象,因此金融开放具体方案尤其值得期待。”

  丁剑平关注到一个细节,“比如第一批上海自贸区方案中并没有明确提出建设离岸金融中心的内容,而本次新方案中三个自贸区都提到了离岸金融。”

  方案中明确写到“在符合税制改革方向和国际惯例,以及不导致利润转移和税基侵蚀前提下,积极研究完善适应境外股权投资和离岸业务发展的税收政策。”

      负面清单有待进一步提升

  总体方案中,上海、广东、天津、福建四大自贸区将共用一张负面清单。新版负面清单划分为15个门类、50个条目、122项特别管理措施。其中特别管理措施包括具体行业措施和适用于所有行业的水平措施。新版负面清单与上海的前两版相比,进一步缩小了限制范围,提升了自贸区的开放度和透明度。

  协同创新中心首席专家、上海财经大学自由贸易区研究院副院长孙元欣指出,与2014版负面清单相比,2015版负面清单的透明度和开放度以及完整性都有所提高,显示出中国外商投资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在不断深化和完善。从条款数量看,负面清单内容从2014版的139条减少为122条。

  “总体上是做减法,但并不是原有基础上的简单减少,而是有增有减,增加的地方主要集中在金融领域和文化、体育和娱乐领域,这有些超预期,但反而体现了清单透明度的提高”。

  具体来看,在金融领域,2015版负面清单的条款内容由2014版的4条上升14条,文化、体育和娱乐业的条款内容由2014版的8条上升为2015版的24条,多了16条。“增加的内容都是将两大领域对于外商的限制具体化了,这并不代表开放度的减弱,反而是透明度的增加。”孙元欣指出。

  上海社科院世经所国贸研究室主任沈玉良认为,“2015年新版负面清单有不少突破,之前曾考虑大类、中类、小类的分类方法,现在去掉了这种分类,更加清晰化。”

  不过,与会专家也提出了负面清单还有进一步完善的空间。

  沈玉良表示,尽管新版负面清单有一些创新,但是其与BIT(中美双边投资协定文本)相比还是存在距离。这体现在格式问题、表述问题等多个方面。“仍然存在无具体限制的措施,限制什么?怎么限制?还不够一目了然。”

  “很多人喜欢看负面清单是多了还是少了,但最主要的还是在于负面清单的操作性和透明度。如何真正意义突破BIT框架,如何跟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以及国内很多法律法规进行衔接,这可能需要一个比较长的过程。”沈玉良说。

  (来源:上海商报)

 

【相关信息】
Copyright 2008上海财经大学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 备案号05052068
地址:上海市国定路777号 邮编:200433 总机:65904057 E-mail:wxb@mail.shufe.edu.cn 技术支持:上海时光基业软件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