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
中心首席专家赵晓雷教授等参加“负面清单改革”研讨会,共议负面清单:别总盯着“瘦身”,关键是于法有据
时间:2016-10-22    来源: 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协同创新中心

摘要:现在有个现象,每次负面清单出来,媒体都倾向关注其长短,更乐意与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作比较。但实际上,负面清单最重要的是其中所列的限制类做法有没有具体的指向,有没有让投资者真正明确自己该怎么做。现在一味去做“瘦身”工作,忽略“于法有据”的问题,其实是本末倒置。

在中国自贸试验区改革中,负面清单模式无疑是最大的亮点。为什么要推出负面清单模式?在自贸区扩区、新增成员的背景下,负面清单模式还需要哪些改进?日前,“中国自贸试验区与‘负面清单改革’暨上海自贸区三周年回顾与展望”研讨会在中心协同高校华东政法大学举行,与会者围绕上述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核心任务是制度创新,而外商投资准入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的管理模式是制度创新的亮点。来自学界、政界、实务界的专家和学者就相关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带来观点的交锋和思想的碰撞。

上海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丁伟,中心首席专家、上海财经大学自由贸易区研究院院长赵晓雷,上海金融办金融发展协调处处长崔远见,上海市法学会国际法研究会会长龚柏华,浙江省法学会自由贸易园(港)区法治研究中心主任陈利强,上海社科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王海峰,中心专家、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法学院副院长陶立峰和上海自贸区管委会研究室孙宏涛分别围绕“自贸试验区法治建设回顾与前瞻思考”“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和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的关系”“金融业开放负面清单思考”“外商投资负面清单管理模式思考”“中国自贸试验区建设的‘四化’困境及其出路”“金融服务业开放的负面清单的必要性和可行性”“中美BIT谈判与我国负面清单的改进”和“从一线实践角度分析自贸区负面清单”等主题作了发言。

上海市人大法工委主任丁伟认为,自贸区的先行先试,法制保障是第一位的。从三年来上海自贸试验区的实践来看,先行先试基本是在有法可依前提下推进的。在国家授权的前提下,上海探索了“三步走”:第一步,是由人大理顺现有法律和国家层面已经修改、将要修改的法律之间的关系;第二步,是理顺上海自贸试验区法律法规与政府规章等的关系;第三步,由人大制订条例。这种做法后来推广复制到广东、福建、天津,体现了上海智慧和贡献。

负面清单是一种国际通行的外商投资管理办法,是一个国家禁止外资进入或限定外资比例的行业清单。在这份清单上,国家明确开列不予外商投资准入或有限制要求的领域,清单以外领域则充分开放,并享有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管理模式有助于提高监管效率,降低企业决策成本。目前,这一管理模式被发达经济体普遍采用。2013年,上海自贸试验区挂牌成立后,正式启动针对外商投资的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在此之前,中国对企业投资执行的是审核制,虽有产业指导目录指引,但企业在确定投资方向时,还是经常会遭遇准入困境。

中心首席专家、上海财经大学自由贸易区研究院院长赵晓雷教授认为,我们讲的自贸区负面清单,主要是“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事实上存在两个负面清单,即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和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外商投资负面清单主要是对接国际高标准规则,对双边多边谈判是需要的,而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将扩大深化改革,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充分发挥政府作用,其关键是放松市场准入,加强事中事后监管。这是一种常态化、规范化的市场监管的方式。这两者对于中国都很重要,但现在比较集中于外商投资负面清单。他认为,接下来在上海,要逐渐关注市场准入,率先提出一条比较成熟的管理系统,便于复制推广。上海自贸试验区负面清单在形式、功能、关键概念等环节进一步优化,并根据规范文本在管理理念、监管体系方面进行创新试验,不仅可以为中美BIT谈判及其他国际经贸谈判提供技术支持,还能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先行先试经验。  


复旦大学龚柏华教授指出,对自贸区进行回顾与展望,最重要的是“勿忘初心”。什么是上海自贸试验区的“初心”?重点词是“试验”——试验方法是扩大对外开放,推动深化改革,关键词是“改革、开放、创新”。良好营商环境的确立,核心问题还是负面清单。负面清单从某种意义上是在主动做对接,这一创新管理模式,不仅是制度创新和政府职能转变的经验,也为我国推进司法改革提供了新的参考。

中心专家、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法学院副院长陶立峰认为,上海自贸试验区负面清单是国内法与国际法互动的范例。从内容来看,原则上所有负面清单的表格都有两大类的措施:禁止类措施和限制类措施。从法律上来审视,最重要的是透明度的问题。现在有个现象,每次负面清单出来,媒体都倾向关注其长短,更乐意与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作比较。但实际上,负面清单最重要的是其中所列的限制类做法有没有具体的指向,有没有让投资者真正明确自己该怎么做。美国也好、欧盟也罢,他们在乎的其实是我们的负面清单是否于法有据,而不是长度。现在一味去做“瘦身”工作,忽略“于法有据”的问题,其实是本末倒置。

中心首席专家、华东政法大学中国自贸区法律研究院常务副院长贺小勇认为,负面清单体现了市场主体的自治,体现了国家管理体制的改革,特别体现了行政权与司法权的位置关系。以前的外商投资企业都需要审批,现在将负面清单以外的行政裁量权转移到了法院,在外商投资领域,第一次行政权与司法权划分得比较清楚,这也体现了紧跟国际经贸规则的趋势。因此,这个改革的意义影响深远。 

本次研讨会由中心协同单位华东政法大学中国自贸区法律研究院、中国法学会WTO法研究会自贸区法治专业委员会主办,上海市法学会国际法研究会、复旦大学上海自贸区法研究中心协办。


【相关信息】
Copyright 2008上海财经大学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 备案号05052068
地址:上海市国定路777号 邮编:200433 总机:65904057 E-mail:wxb@mail.shufe.edu.cn 技术支持:上海时光基业软件有限公司